织梦CMS -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!

免费小说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要看小说 >

不让江山_ 第八百五十八章 为了以后能吹个牛-

时间:2021-06-24 12:01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采集侠 点击:
知白小说不让江山 第八百五十八章 为了以后能吹个牛在线阅读。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    “大人,搞?”

    郑顺顺看向归元术。

    归元术点了点头:“搞。”

    董冬冬楞了一下,看了看面前这三个人,实在忍不住好奇的问了一句:“你们三个人要去搞尹昌那些人?”

    归元术道:“我们不止三个人。”

    齐锵奇一喜:“你们带了大军来?”

    他想起来刚才归元术说过,归元术他们是宁王麾下的将士,那就说明他们极有可能是随军来的!

    归元术道:“没有,也不需要。”

    他转头对郑顺顺说道:“你尽快进上安县城,找到那两个家伙,让他们俩做好准备,咱们把这件事办了。”

    然后看向丁满:“你和我进城,让弟兄们在城门处等待接应。”

    齐锵奇拦住归元术道:“你的意思是,你们五个人要去抓尹昌?”

    归元术点头:“对。”

    齐锵奇道:“我刚刚告诉过你们了,尹昌手下,光是捕快就有六百多人,再加上那些依附于他的泼皮无赖,都算上至少有千余人,你们五个人就想去对付尹昌?”

    归元术笑了笑道:“如果到我老了,有一天我孙子问我,爷爷,你曾经做过什么了不起的事没有,我就可以随随便便的,也正大光明的挑一件事,跟他吹牛皮说,你爷爷我曾经和四个兄弟一起,五个人就敢和一千多人干。”

    齐锵奇看向董冬冬,董冬冬沉默片刻后对归元术说道:“如果,将来你和你孙子吹牛皮的时候,说当年你们七个人就敢和一千多人干,影响这牛皮的大小吗?”

    归元术哈哈大笑起来:“影响,但是我觉得还不错。”

    董冬冬也笑起来:“那就带上我们。”

    “对了。”

    齐锵奇问道:“你们现在没有证据啊,只有我们两个人说的这些,不算是实证。”

    归元术道:“宁王说过,如果因为没有证据而惩治不了坏人,那么就换一种方式。”

    齐锵奇问:“是什么?”

    归元术道:“以后你就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一个时辰后,天黑之前,归元术他们进入了上安县城,他们没有再用沈医堂的身份凭证,反正身份凭证这种东西他们有的是,真的假的都有。

    也许宁王殿下,是古往今来第一个,让他的手下人在自己的地盘上,带着一堆假证出行的。

    进入县城之后不久,归元术他们就在大街上一路闲逛,想找找客栈,不是他们自己住,而是张有栋他们两个住的地方,那两个人如今已经被尹昌的人严密监视起来。

    那家客栈四周,明里暗里的,数不清的人盯着。

    “现在咱们做什么?”

    董冬冬问归元术。

    归元术回答:“吃饭,大吃一顿。”

    他们离开客栈找了一家看起来规模不小的酒楼,特意打听了一下,这酒楼就是尹昌的产业。

    曾经不是尹昌的,但是因为这酒楼生意极好,他就用手段逼走了原本的东家,将酒楼霸占。

    归元术他们是故意找的这里,因为他们有一个听起来就很疯狂的计划。

    没有去包间,五个人就在酒楼大堂里随意找了个位置坐下来,然后点了满满一桌子的菜,极为丰盛。

    非但菜要的是最贵的,酒也要的最贵的,还让小伙计泡一壶最贵的茶。

    小伙计一看就知道这些人来历不凡,所以招待起来也还算殷勤客气。

    时间回

    到他们进城后不久,在来这之前,特意到了张有栋和赵山影住的客栈外转了一圈,昏暗是最好的遮掩。

    之所以他们能找对地方,是因为约好了暗号,住的地方会打开窗子,把一件衣服挂在窗户上。

    当时归元术趁着没有人注意到,把写好的信包在一块石头上扔进窗子里。

    然后就听到哎呦一声,归元术转身就跑了。

    屋子里的张有栋揉了揉脑袋上砸出来的包,心说屋子这么大,能这么准砸脑袋上,可能是冥冥之中有一种无法抵抗的力量左右着。

    他们看过了归元术的信,然后也开始做准备。

    酒楼里。

    酒菜很快就上来,五个人对视了一眼,归元术一声令下:“吃。”

    这五个人吃起来速度奇快,风卷残云一样,本来归元术他们就已经一天没吃东西了,饿着肚子,而董冬冬他俩何尝不是一样。

    五个人吃饭的吃相,把酒楼里的其他客人和小伙计都看的有些懵了。

    因为看到了这吃相,小伙计不得不怀疑自己判断失误,但凡有些身份的人都不该这个吃相才对。

    所以他看向掌柜的,掌柜的已经招手把几个酒楼的打手叫了过来,吩咐他们盯住了那一桌客人,不能让他们吃完了就跑。

    这酒楼里的打手都是刘三儿的手下,作为城里最大的泼皮头子,尹昌的很多坏事都是他带人做的,他又以尹昌的干儿子自居,在城里无人敢惹。

    “吃饱了吗?”

    归元术用手帕擦了擦嘴。

    其他四个人都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归元术道:“两个方案,我一个人去,你们四个人扛着,或者你们四个去,我一个人扛着。”

    郑顺顺笑道:“大人你去吧,我们四个吃的太撑了些,还是留在这消消食比较好。”

    归元术起身道:“一个时辰,撑不撑得住?”

    丁满笑道:“大人你还信不过我们?放心就是,撑不住我们就跑了。”

    归元术一笑,然后转身看向掌柜的:“我先走一步,他们四个还要再吃一会儿。”

    掌柜的心说五个走了一个,问题倒也不大,于是点了点头还客气了几句。

    就这样,归元术离开了大概两刻之后,掌柜的就越来越觉得不对劲。

    那四个人显然已经吃饱了,美滋滋慢悠悠的坐在那喝茶闲聊,没有一点儿要走的迹象。

    掌柜的朝着小伙计使了个眼色,那小伙计心领神会,到郑顺顺他们那边,弯着腰陪着笑的说道:“几位先生吃好了吗?本店的菜品可还合口味?如果几位有什么觉得不够好的地方,就直接跟我说,我们尽量改正。”

    这一番话背后的含义就是......你们该结账走人了。

    郑顺顺放下茶杯,看着小伙计说道:“你们店开了多久了?”

    这话和小伙计刚才说的话没有一丝关联,但小伙计还是回答了他的问题:“本店已经开了有三十几年了。”

    郑顺顺叹道:“开了三十几年了,那应该是什么样的客人都见过了,好的坏的,软的硬的......不要脸的多吗?”

    小伙计道:“先生这话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郑顺顺道:“开玩笑而已,不过有件事确实想问问你,虚心求教。”

    小伙计道:“先生请问吧。”

    郑顺顺道:“就比如,我们吃的这些东西,大概需要几个人,刷几天的盘子才能把钱抵了?”

    小伙计一怔,然后就反应过来,他

    脸色变的有些发寒:“如果几位是来这消遣的,怕是来错地方了,这里可是刘三爷的产业。”

    郑顺顺道:“你这副嘴脸,是不是以为我们几个要吃霸王餐,不给你钱?”

    小伙计脸色又变了变,心说难道自己看错了不成?

    他还没有来得及说话,郑顺顺已经笑着说道:“你以为的对,所以现在可以让人过来打我们了。”

    小伙计一怒:“果然是来找死的!”

    掌柜的一摆手:“教训一下他们!来撒野也不看看是什么地方!手脚麻利些,三爷交代了,这两天不要惹事,尽快把人解决了都扔到后院再说。”

    那些打手立刻就朝着郑顺顺他们过来,目露凶光。

    郑顺顺看向董冬冬:“请。”

    董冬冬道:“你们远来是客,客人先请。”

    话还没说完,其中一个打手已经跑到近处,一脚朝着董冬冬的脸踹了过来。

    半刻之后,酒楼里的客人全都跑了,大堂的地上倒着十来个人,全都是酒楼的伙计和打手。

    郑顺顺看向掌柜的,温和的说道:“还在等什么?去喊人啊。”

    掌柜的这才反应过来,一转身跑了出去。

    不多时,刘三儿就带着几十人呼啦呼啦的过来了,一进门看到这场面,刘三儿的火气就往上一冲。

    “废了他们!”

    他伸手一直郑顺顺他们,手下数十人全都冲了过来,这些人平日里坏事做绝,杀人都不算什么,所以个个都凶悍。

    可是他们再凶悍,也只是一些泼皮无赖罢了。

    又一刻之后,大堂的地上多了几十个人躺着,哎呦哎呦的叫唤声此起彼伏。

    郑顺顺看向刘三儿:“你也该去喊人了,快,跑步去。”

    刘三人脸色有些发白,说了一句你们等着,转身就跑出酒楼。

    大概两刻之后,县衙的捕头尹信诚带着百十个人浩浩荡荡的来了,到了酒楼门口,尹信诚一摆手:“把酒楼围住,把街两头堵了不许人进来,其他人进去,把酒楼里闹事的给我剁碎了拉去喂猪!”

    一群捕快冲进酒楼中,很快酒楼里就再次响起打斗之声。

    又两刻之后,郑顺顺四个人围成一个小圆,背对背站着,之前他们都是赤手空拳的打,现在已经长刀在手。

    在他们四个身边一圈,倒在地上的也已经不再只是哀嚎的伤者,还有被砍死的尸体。

    四个人都在喘息着,汗水和血已经把他们的衣服泡透。

    “董冬冬。”

    郑顺顺一边喘息一边问:“还扛得住吗?”

    董冬冬哼了一声:“不比你差!”

    时间再往前推两刻左右,那家客栈。

    张有栋和赵山影一把火把他们住的房间点了,然后呼喊着救火,客栈里住着的人全都往外跑,一时之间场面格外混乱。

    不多时,就过来不少捕快支援,他们倒是没有心思救火,只怕是一场火把那两位冀州来的贵客烧死了。

    县衙。

    尹昌听手下人说了酒楼的事,又有人跑来说了客栈着火的事,尹昌大怒,把人手分派出去,他和其他几个县衙官员在这等消息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候,归元术从县衙正门外迈步走进来,门外守着的几个捕快已经倒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归元术一边走一边把夜叉头套罩在脸上。

    宁王说过,如果因为没有证据就不能惩治坏人,那就换一个方式好了。

     (责任编辑:admin)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栏目列表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推荐内容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